保护纳帕谷的名字

纳帕谷酿酒商协会致力于对原产地的保护工作
贸易协会带领各州,联邦和国际间共同努力

纳帕谷酿酒商协会已经辛勤耕耘了超过65年,致力于创造和促进纳帕谷原产区的发展。现在“纳帕谷”这个词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这个词的正式定义是一个葡萄酒原产区,因此为了那些已经获得权利把这个词贴在他们的标签上的人,纳帕谷酿酒商协会已经承担起了维护它的责任,保护它免遭一些怀着欺骗目的而造假的人的损害。

1986年,酒精烟草与火器管理局(现在的税务和贸易局)改变了规则,规定如果酒标上有特别葡萄栽培区域的指示(产区),那么葡萄酒中所含来自该产区的葡萄的比例需要达到原产地保护的要求。尽管如此,酒精烟草与火器管理局还决定,在1986年以前已经存在的酒标上的地理名称不必遵守新的法定规则。其结果是,有一些葡萄酒的酒标上虽然标志着"纳帕",但葡萄酒中并没有使用任何来自纳帕谷的葡萄。

有39个“祖父级“的酒标,有一些它们的名字里包括有“纳帕”字眼,或是有一些包含整个纳帕谷原产地中的其中一个亚区名,这些酒标的术语中都具有滥用“纳帕”的可能性。

纳帕谷酿酒商协会正在做的事情

纳帕谷酿酒商意识到在整个行业范围的概念上,实现意见统一仍然具有难度,于是纳帕谷酿酒商首先在本地的范围基础上处理问题。

纳帕谷酒商的目标很简单:除非葡萄全部来自纳帕产区,葡萄酒酒标上不应该表示出葡萄来自纳帕。纳帕谷酿酒商对于误导性酒标产生顾虑的最大原因之一,是想消除消费者的困惑。事实上,由纳帕谷酿酒商协会授权的一个独立且科学的全国性民意测验(由土地研究小组执行)显示,接受调查的大多数人承认如果一个酒标上写着“纳帕“但这款酒却不含有来自纳帕谷的葡萄,会让他们觉得困惑。

2000年,纳帕谷酿酒商协会成功倡议了加州立法规定对所有标注了纳帕的酒标,或使用了整个纳帕县产区内的任何一个地名,必须保证纳帕谷原产地保护规定的最低限制。该规例是1990年颁布的国家法律的一个自然的辅助法律,国家法律要求“纳帕谷”须与在整个纳帕县内的任何一个原产地名称同时使用于标签上。

2000年底,野马葡萄酒公司Bronco Wine Company提起诉讼,反对这样的新州法。加利福尼亚州法律的程序规则规定,在法庭上如果一方对一事件有重大相关利益,则可以干预并成为该诉讼的一方。在纳帕谷酿酒商经过不懈努力成功将这项立法签署成为法律后,纳帕谷酿酒商董事会决定对这一诉讼案进行干预,以参与法令的维护。

将近两年之后,加州第三上诉法院在联邦法律为优先的基础上否决取代新立法的申诉。
纳帕谷酒商和加利福尼亚州上诉到加州最高法院,纳帕谷酿酒商及加利福尼亚州对加利福尼亚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并在2004年以6-0一致裁定纳帕谷酿酒商在优先权问题上获得胜诉。

野马葡萄酒公司就加州法院的裁决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上诉,法院决定不会在2005年3月审讯此案。这一裁决为下级法院在剩余三项问题上的口头辩论做好了准备,包括自由言论、州际贸易和征敛问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著名的宪法专家凯思琳沙利文 Kathleen Sullivan 代表纳帕谷酿酒商进行辩护,加利福尼亚州要求加利福尼亚州上诉法院同时对这三个问题作出裁决。

法院的判决来的很快,2005年5月为维护加州法一直裁定纳帕谷酿酒商胜诉。"纳帕谷的软木塞已经喷薄欲出了",前斯坦福大学法学院院长沙利文如此说道,她在此案件中担任纳帕谷酿酒商的辩护人。"纳帕谷酿酒商兴奋致至极,用150多年的辛劳和热情建立起来的品牌名称终于得到法律保护不受仿冒业和假冒纳帕谷葡萄酒的侵犯。"

野马葡萄酒公司就这一判决向加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未果,最终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然而法院仍然维持这一判决,这实在是纳帕谷和葡萄酒消费者的胜利。

关于此问题的纳帕谷酿酒商做出的其他努力
为了倡导地名的重要性,纳帕谷酿酒商采取多管齐下的办法。除了以上的法律问题所述,纳帕谷酿酒商已经与其他志同道合的葡萄酒产区合作,相互沟通关于原产地葡萄酒的重要性。2005年夏天,酒庄地区及原产地保护联合声明在纳帕谷成立,现在已经有13个世界著名的葡萄种植区域成为该宣言签署者,该宣言概述了一套原则,教育消费者了解产区对葡萄酒的重要性。

2007年,纳帕谷酒商收到布鲁塞尔传来的好消息,协会获悉纳帕谷已成为第一个在整个欧盟获得地理标志保护的非欧盟农产品。

纳帕谷酿酒商将持续监测市场业内的葡萄酒标签,以确保纳帕谷的名字的正确使用,并且纳帕谷酿酒商打算采取任何及一切措施,防止纳帕谷的名字被那些不用纳帕葡萄酿造的人们所滥用。

 


观看纳帕谷的拍卖影片

Watch the Auction Napa Valley video

 

 

宗旨  |  地理位置  |  名称  |  纳帕谷酿酒商  |  纳帕谷拍卖  |  纳帕谷首酒活动  |  联络方式

© 版权所有纳帕谷酿酒商协会